移动版

主页 > PT角子机 >

临汾:辅导站“遍布”居民楼 住户有怨不言说

核心提示:“学校开学了,我们的苦日子又来了。”2月13日下午,家住市区贡院街31号楼的一位住户向本报热线大倒苦水。由于他居住的小区紧邻两所小学,不少人瞅准“学生经济”,先后在居民楼内开起了数家辅导站、小饭桌,不仅打乱了住户们原本平静的生活,还埋下了种种安全隐患。

遍布辅导站住户很受伤

2月14日中午,记者来到贡院街31号楼,发现该楼每个单元都有一两家辅导站或是小饭桌,与此相关的广告条幅贴满了单元楼外墙及楼宇门。此时正值放学高峰期,一组又一组小学生在辅导站工作人员的带领下陆续进入小区单元楼,楼道内随即响起嘈杂的脚步声、跺脚声。

“这些年,我们小区相继开了辅导站、小饭桌,每家至少招收十几个孩子,有的管理严格,有的管理松散。每逢中午、下午放学,一些孩子常常大呼小叫地在院子里、楼道内跑来跑去。有时,即便在辅导站里,他们也会发出很大的声音。”对此,住户王女士憋了一肚子气,“我们这栋楼临街,每天听着窗外各种喧闹的声音已经够烦了,再加上辅导站里的孩子也不消停,想过个安宁日子真难。”紧挨31号楼的33号楼也处于同一窘境。33号楼的一位住户满腹委屈地说:之前,唯独我们单元没有辅导站。只要孩子们不在院子里跑闹,我们很少受到干扰。没想到,快开学时,邻居家突然挂上了艺术培训班的牌子。这下好了,从周一到周日,耳根别想清净了。”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,此处毗邻南街小学与时代风华特色学校,辅导站、小饭桌自然不愁生源,他们还根据家长的需求开设了日托班、周托班、月托班。这些辅导站的生意日渐红火,其他住户却遭了殃。虽然有些孩子经常吵闹,甚至扰乱了住户们的正常生活,但是顾虑到“邻里邻居,抬头不见低头见”,一些住户碍于面子心有怨不言说。

此外,位于财神楼南街、青狮南街的多栋居民楼里也分散着一些辅导站、小饭桌,只是开设程度没有贡院街31号楼、33号楼那么集中。

供求两头旺 问题也不少

为何辅导站、小饭桌将学校周边的居民楼视作首选?贡院街33号楼的住户刘先生道出缘由:家长选择辅导站时首先考虑距离问题,最好孩子不过马路就能到,这样安全系数较高。

辅导站乐于选择学校周边小区,图得就是交通便利和租金便宜。这里属于繁华地带,要是租个门面,光转让费都吃不消。再者,辅导站开在小区里,水、电、气都按民用价格收取,运营成本会大幅减少。”“现在的双职工家庭很多,家长腾不出时间接送孩子、给孩子做饭和辅导作业,于是,给孩子报个辅导班成了一个选择。因此,学校周边的辅导站开一家火一家,一年更比一年多。而且,在一些房东看来,把房子租给辅导站比租给普通租户更划算,这样可以拿到更高的租金。”刘先生表示,在供求两旺、互利互惠的市场形势下,辅导站只增不减,其他住户备受困扰,但又无可奈何。

此外,令住户颇为忧心的是,小区紧邻大街,又是半开放式,这么多辅导站入驻居民楼,人流量随之大幅增加,起防盗作用的楼宇门形同虚设,带来了不少安全隐患。同时,一些孩子随手将果皮纸屑、零食袋扔在院子或是楼道,有些家长接走了孩子,却留下一地烟头,导致小区卫生环境越来越差。

矛盾难化解只能靠自觉

小区难复昔日宁静,住户的正常生活受到影响,不少人为此多次向小区物业投诉。当天下午,记者来到贡院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了解情况。

“辅导站进小区,已成普遍现象。我们是服务单位,没有执法权,无法禁止这些经营活动。我们经常在小区巡视,如果发现有人向外租房,都会提前跟房东谈话,希望房东尽量不要租给用于商业用途的人。”一位负责人道出难处,外来人员来往多,给物业管理工作带来难度,也存在治安隐患。一些公共设施使用频率增加,损耗和损坏比较严重,给物业增加了维护成本。垃圾胡乱丢,给清洁人员增大了工作量。”“为了确保住户的生活质量,我们跟每家辅导站的负责人都强调过,最好在辅导站内铺设地毯,给桌椅装上脚套,尽量保持‘静音’模式,不要发出过分的响动。

我们还在楼道张贴了相关警示标语,一再提醒辅导站不要让孩子在院子和楼道追逐打闹,不要干扰到其他住户的休息。物业管理员还牺牲午休时间,去各个居民楼来回查看,也是为了防止扰民现象或意外事件发生。”该负责人无奈地说,“接到业主的相关投诉后,我们只能与商户协商。能不能起到效果,还得取决于商户的自觉。”根据《物权法》相关规定,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,除遵守法律、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,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。但是,现实情况下,这些开设在居民楼的辅导站鲜有征求他人意见的。

在采访中,有位住户曾提及,要想彻底清除“住改商”现象,最有效的办法或许是走讼诉程序,因为其他城市有过相关的成功案例。但是,住户们普遍不愿撕破脸,也不愿花这个钱。

http://www.caogenz.com/yxLwP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