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大学文学院,沈阳目前所在单位。图片拍摄:周甜南京大学文学院,沈阳目前所在单位。图片拍摄:周甜

4月7日下午,沈阳通过短信回复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采访请求,他在短信中写道:我想发出一个弱弱的呼喊:三个大学都拿“师德”说事。请问,这种定性靠什么?哪个正式决定上有这个结论?哪个事实支持这个结论?难道仅仅靠舆论左右?仅仅凭某个人采访中的回答?这太可悲了吧!

在回复中,沈阳表示,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对时任北大中文系系主任费振刚的采访报道“有看法”。他说,“处分决定上根本没有师德问题,他凭什么这么说。当时的中文系党委书记李小凡(已故)做大会总结发言,第一句话就是沈阳的问题不是道德品质问题。处分决定也只是行政警告,根本不是记大过。费的采访回答完全不顾事实,让人伤心。”

沈阳在南大文学院的办公室,大门紧闭。图片拍摄:周甜沈阳在南大文学院的办公室,大门紧闭。图片拍摄:周甜

20年前,沈阳在北大对学生高岩的“性侵事件”发生后,时任北大中文系系主任费振刚曾参与过对沈阳的纪律处分。4月6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了费振刚,向其了解有关当年对沈阳进行处分的情况。费在受访时表示,沈阳当年的事情主要是北大纪委处理的,他不分管这件事。“但是最后的结果你们也知道了,就是给他记大过处分。”他又说,“当年,他是个年轻人,但是从师德讲,这个年轻老师是有问题的。”

“沈阳性侵女生高岩”事件迅速引起社会强烈关注。4月7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来到沈阳现在任职的南京大学文学院,沈阳的两位同事和他的一位研究生接受了采访。

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沈阳的研究生讲述,她们有一个微信群,成员都是沈阳带过的研究生,看到近日和沈阳有关的新闻,她的心情很复杂,“更多的是不相信”。 她表示,选择沈阳作为研究生导师的时候,听同院的女同学提起过关于他之前的一些传闻,“没提北大的事情,说得很隐晦,说不出具体的人和事。”

在她眼中,沈阳是她敬畏、欣赏且信任的学术大牛和极其负责任的研究生导师。平日,没有听说他与某个女同学有频繁的私下联系或不该有的举动。她本人和沈阳的接触仅限于一、两周一次的论文讨论会。最近的一次讨论会是3月20日,自那之后再没见过沈阳。

据这位女生透露,沈阳带的学生多,学生当面叫他“沈老师”,私底下喊他“沈叔”。她发邮件咨询沈阳论文相关问题,一天之内定有回复。如果学生没能完成他布置的任务,他会批评学生,会提高音量,“气势上挺吓人的。”

南京大学文学院的一位教师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看到最近几天有关沈阳的新闻“很惊讶”,觉得新闻中所描述的沈阳跟平日接触到的本人反差很大。之前沈阳调来南大,私下有朋友跟他提起过,说北大有个女生为沈阳自杀,“没有李悠悠说得这么详细,都是道听途说,也没听说过他在本校跟女学生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。”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另一位和沈阳同系的老师说,文学院语言系有十几位老师,大家跟沈阳都不熟。“当时沈阳初来文学院,老师们之间就有议论过他在北大那件事,不过都是传闻。”

4月6日,高岩的同学加好友、此次事件的举报人之一李悠悠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称,他们还在联系沈阳性侵的其他受害者。她说,“我们目前已经联系了至少四位受害女生。”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多次拨打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徐兴无以及前任院长丁帆的电话,均未能取得联系。4月7日,网络上据称是丁帆朋友圈的信息称,沈阳调入南京大学是其主政期间,他承认自己引人失察,愿意承担一切责任。

徐兴无则在一份声明中称,南京大学文学院应该及时纠正人才引进工作中的错误,并且得出结论认定,沈阳的师风师德不符合南京大学文学院的要求。南京大学文学院也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,沈阳目前处于等待核查和调查的阶段,已暂停教书育人工作。声明“建议沈阳辞去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职”。

同日,上海师范大学也做出决定,终止2017年7月与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